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机关党建 > 理论学习

灵魂的裂缝——国土资源系统反腐倡廉警示教育案例选编

文章来源:

添加时间:2018年08月26日

阅读:

 “脱缰而去的“能人厅长”

--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原厅长李建功案件警示录

他是十八大以后仍不收敛、不收手,继续收受贿赂的官员,除了自身无视党纪国法、疯狂敛财外,家庭“纪委书记”成了他的“掘墓人”。一封被公开的悔过书揭开了李建功的贪腐之路。

  提及发生在山西的系统性、塌方式腐败案中的落马官员,原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厅长李建功几乎每次都会上榜。

  李建功落马后给人留下最深印象的是在2014年11月6日,山西省纪委通报其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的措辞:“李建功身为党的领导干部,无视党纪国法,严重违纪违法,尤其在十八大以后仍不收敛、不收手,继续收受贿赂,且为逃避组织调查,转移赃款赃物,情节严重。”

  事实上,措辞如此严厉在落马官员中也属罕见。

  今年2月10日,李建功被“双开”,因其利用职务上的便利,为他人谋取利益,收受巨额贿赂已涉嫌犯罪,司法机关正在依法处理。

  与其他贪官一样,落马后的李建功在接受纪检部门调查时也一脸悔过,并写下了悔过书。不过在贪腐的路上他为何一发不可收拾,以及贪腐的细节,当时仍无解。

  历时半年后,这份悔过书在8月中旬经南方都市报披露后被社会广泛关注。李建功在悔过书中称妻子在其中充当着重要的角色。言外之意妻子似是导致一家陷入“贪腐泥沼”无法自拔的“罪魁祸首”,然而他彼时一定忘了自己早已“底线失守”。

  令人感叹的是,一个曾经的青年才俊,是如何一步步走上贪腐之路的呢?

功无法抵过

  公开资料显示,1971年,李建功15岁就当上了平陆县委秘书办的通讯员。此后他因工作努力,深得领导赏识,舞台也越来越大。太原、西藏、朔州都留下了他的身影。

  1994年李建功首次进入国土系统,有着12年副职经历,期间还曾调任省政府工作。至2009年3月,李建功重回国土系统成为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党组书记,3个月后开始担任厅长。仕途可谓一帆风顺,直到2014年事发,他成为继令政策、陈川平、柳遂记之后,第4位落马的平陆籍厅级以上官员,由于其与上述3位落马高官有交集,也有媒体推测其落马与此有关。

  不过,李建功的落马,也让多位熟悉他的人士感到惋惜。在他的老家山西平陆县,李建功曾对将毛家山建成国家级知青纪念旅游景点、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以及现代农业示范基地给予了最大支持,对平陆老乡也比较热情。

  2011年,毛家山至县城的红色旅游公路建成通车。此间,李建功曾写信给时任山西省交通厅厅长的段建国(已落马),山西省交通厅批了907万元款项。为此,毛家山村书记想给李建功送点钱表达谢意,但遭到李建功婉言拒绝。李建功表示,自己不需要钱,办事也不用花钱,能帮的就尽量帮,但违背原则的事儿不做。

  李建功无偿支援家乡建设的事成了这个落马贪官不为人知的另一面。在媒体披露的悔过书中,有这样一段话:“2014年因纪委对我立案核查,我怕东窗事发,整日担惊受怕,知道我老乡在北京有硬关系,想找他帮我摆平事,我写了一段说明自己在山西是有功之厅长,不是恶人、坏人,在领导和群众中口碑很好的信交给他……”

  然而李建功自己也意识到:功是应当,过是背叛——功过不能相抵。他在悔过书上留下了上述字句。

审批权失序

  身兼中纪委常委“空降”山西的山西省委常委、省纪委书记黄晓薇曾表示,山西的系统性、塌方式腐败的原因之一就是监督缺位。

  李建功在其悔过书中交代:“2009年8月和10月,我两次收受煤矿矿主×××送来的美元和银行存折。他通过我解决了该矿山增扩资源的遗留问题。有了这一次轻而易举、不劳而获,在资源整合办证期间与煤老板的交往中,还有不计其数的感谢小意思。自认为有的是领导的关系打了招呼,有的是哥们介绍来的,有的是过去为人家办过事几年后来感谢的,等等,变着法子找理由受贿。可以说,两年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期间,送礼挡回去的少数,因此,胆大妄为、敛财达到了贪婪的地步,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。”

  作为山西省国土资源厅的一把手,李建功对他手中国土、煤炭等相关资源的各项审批权所能带来的能量了如指掌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山西省国土资源厅为正厅级建制,首要职责就是负责土地资源、矿产资源等自然资源的规划、管理、保护与合理利用。具体职能包括全省地质勘查、矿产资源开发、建设用地审批管理、重点项目的用地情况督察等,可以说是最具实权的单位之一。当地煤矿、焦化项目、电厂等,与国土部门交集颇多。

  作为核心部门负责人,李建功在声势浩大的“山西煤改”中,多次强调加快全省煤炭企业兼并重组整合换发采矿许可证工作,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坚持“高效换证、优质换证、廉洁换证的原则”。

  手中掌握有权的李建功在台上高调反腐,但在台下却难以遏制贪婪之手,他敛财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。业务上、经营上与国土部门有联系的开发商、老板、各市局局长、各有收费来源的事业单位领导逢年过节就会给他送礼金。此外,在干部任用中收礼少则几千元,多则上万元。他称,一个节日下来总有几万、十几万或几十万不等的礼金收入。

  熟悉山西官场的人士表示,此时李建功与前山西首富张新明等煤炭、地产大亨们关系密切,这都是其大肆敛财、受贿的主要目标。

  先于他落马的煤炭大亨张新明涉足领域包含煤矿、焦化、热电等多个领域,与国土部门交往频繁。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被查、山西官场大地震后,华润集团百亿并购案最大的受益者张新明也在去年8月4日传出被带走调查。

  据传,张新民在调查中交代出28名厅级以上高官,李也在其中。

  2013年4月,网上出现了一份将李建功形容为“巨富厅长”的匿名举报帖。文中提到李建功担任厅长后“只要收了钱,什么事也敢干,在自己权力范围的,自己说了算;不在自己权力范围的,自己也要给地方施加压力,干涉地方政府的正常工作秩序。”

  由于山西煤炭资源配置一直没有进入市场公开出让,二级市场尚未建立,资源在配置、交易过程中,人为因素占主导,矿权的生杀完全掌握在审批之中,而不是市场决定,给一些思想不纯之人留下可乘之机。

  即使是李建功也这样认为,在悔过书中李建功总结自己犯错误的原因时其中有一条这样写道:“我省资源市场配置机制不完善是产生错误的客观原因,审批权是产生腐败的祸根。”

枕边人贪腐

  从李建功的悔过书中人们不难发现,他的妻子在他贪腐的路上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。

  事实上,掌握干部8小时外的情况也尤其重要。

  山西塌方式腐败之后,山西省纪委机关完善了干部外出报备制度,干部配偶、子女经商办企业情况报告制度,谈话提醒制度等,给干部上了“铁夹板”、紧了“螺丝扣”。此外,还会通过开展谈话谈心和家访活动等,深入、细致地了解干部“8小时内外”的情况。重大节日期间,省纪委领导干部还分别深入到机关干部家中,与家属交流情况,既传递了组织的关怀,也细化了日常管理监督工作。

  除了纪委机关的监管,作为官员,不仅要对自己严格,还要对“身边人”严格,才能将自己的脚步“框”在正道上。

  然而这方面,李建功却成为一个反面的典型。

  在悔过书中,李建功称妻子“穷怕了”,是“守财奴”,所以面对请托人捧她、忽悠她、求她,给她花点小钱收买她,她仗着自己是厅长夫人的身份认识了地市国土局长,就给人家张口说事,为请托人承揽土地整理项目,为一些找上门来的干部调动、任用说情。

  对此,李建功称自己虽有觉察,但没有严格去管她,认为她成不了大事。

  在李建功的支持和纵容下,他的妻子即使是在省纪委调查其丈夫时,还在为请托人打招呼揽生意。中纪委谈话期间,李建功还指导老婆用车转移赃款。

  悔过书曝光后,有网友如此评论:如果李建功自己一身“浩然正气” “廉洁执政”,认识到贪腐的“恶劣性”,贪腐后果的“严重性”,就不会让妻子在贪腐中越陷越深。

  然而这仅仅是如果。

  李建功夫妻二人利用手中权力“寻租”的结果,只能是双双入狱。

  据了解,李建功本人是法学硕士,还担任过政府法制办主任两年,在明知法不授权不可为的情况下,却没有经得起人情的考验,没抵挡住金钱的诱惑,最终坠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。

  落马后的李建功或许认识到了他所犯的过错。他称自己“对不起组织,对不起人民,对不起父母的养育,对不起儿子和妻子。我犯的错误是典型的,我的教训是沉痛的,我的罪责是难逃的。请求组织处理我,净化山西政治生态,教育广大干部。”

  李建功在悔过书中,归纳了其犯错误的五个方面:一是大肆收受贿赂,违规为他人办理审批事项;二是对全省国土系统腐败案件多发有监管不力之责;三是对家属子女管教不严,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;四是违反党政干部不得经商办企业的规定,违规投资入股经商;五是采取不正当手段藏匿财产找关系说情,开脱罪责。

  李还总结了上述错误的原因: “一是不坚持学习,不加强思想修养是产生错误的重要原因;二是思想上没有真正入党是产生错误的根本原因;三是法纪观念淡薄,自律意识差是产生错误的主要原因(自己虽然是法学硕士,还担任过政府法制办主任两年。法理说得清,执法知程序,但法是管别人的,离自己很远。在自己的工作交往中,如果能敬畏法律,遵守制度,哪会走到这一步。明知法不授权不可为,却做出了不给好处不办事,给了好处乱办事的行为);四是为官不正,治家不严是产生错误的主观原因;五是我省资源市场配置机制不完善是产生错误的客观原因,审批权是产生腐败的祸根。”

  一切都悔之晚矣,等待李建功的,只能是法律的严惩、牢狱内的反思……